100新元一只龙虾,新西兰龙虾热销中国

100新元一只龙虾,新西兰龙虾热销中国

新西兰全搜索综合消息报道,在中澳关系持续恶化的状况下,新西兰龙虾热销中国,每只能够卖到最高100新西兰元(约合460元人民币)。

丹尼斯·伯克哈特近几十年一直在马尔堡的东海岸捕龙虾,但是他从未遇到今年的状况。“小时候,我们没有电视机,而且没人能够玩大富翁游戏赢我……所以我这一辈子都从事捕龙虾的工作。” 他和他哥哥崔佛做这份捕龙虾的兼职长达50年,他们捕获量达到了新西兰生鲜龙虾出口的三分之一。新西兰的龙虾产业雇佣了2500名员工,每年产值达到3.2亿新元。

伯克哈特渔业公司的创始人崔佛和丹尼斯(从左到右)

这位69岁的渔民在黎明之前,出海打渔,乘风破浪和管理重型的渔业器械。虽然通常现在这个时候,生意还是比较闲的,但是在去年11月和12月国际形势的变化,他们变得非常忙碌,这是他们意料之外的。由于外交的纷争,中国开始拒绝进口澳洲的农产品,其中包括生鲜龙虾,也被称为岩石龙虾。所以,突然间中国的业者愿意出高价来拿到新西兰龙虾的订单。

这让新西兰龙虾业者非常高兴,因为龙虾行业在疫情封城期间损失达3800万新元。“中国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 伯克哈特说,“我们也出口到其他国家,但是中国需求的量别国无法相比,而且中国的客户愿意出高价购买。中国人喜欢红色的龙,所以他们也喜欢我们的龙虾——这是海龙。我们有顶级的龙虾,这些是地球上面最好的龙虾。”

新冠疫情出现之前,新西兰三分之一的海产品出口到中国,他们支付的价格比第二大出口市场要高40%左右,而且人口体量巨大需求大,跟欧洲相比,空运的距离更短。

伯克哈特渔业公司的员工在捕鱼

2020年一月,受全球疫情影响,餐厅关门停业,中国业者取消了所有的龙虾进口订单,因此新西兰有150吨等待出口的龙虾,在等待空运。部分龙虾被放归了大海。

伯克哈特渔业公司有全新西兰最大的家庭持有的捕龙虾的配额,他的分发母公司菲奥德兰龙虾公司的出口量占了新西兰生鲜龙虾出口的35%,这些龙虾都是由奥克兰的出口中心,通过空运抵达客户手中。

“2020年二月的时候,我们接到了中国新年的60吨龙虾订单,我们最后是把这些产品销售出去了,但是疫情影响依然对我们打击很大,” 伯克哈特说。去年二月到四月,岩石龙虾的出口同比下降了82%,新西兰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但是,去年四月份的时候,中国餐厅开始有限量位置的开业,因此开始进口龙虾。

做好两国间出口龙虾的防疫准备的措施,成为了一个“物流的噩梦”,生鲜货运延迟,更多书面的工作,以及空运成本也大大增加。但是好在封城之后,两国的经济恢复的都比较好,伯克哈特表示。

中澳之间的紧张关系持续了好几个月,在去年11月时候,澳大利亚和日本签署了合作防御军事协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社交账户发布了澳洲士兵在阿富汗罪行的漫画,以及中国政府要求澳洲政府有关14条反中政策的整改,其中包括放弃对新冠肺炎源头的调查等。

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取消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牛肉,木材,羊肉,煤炭,大麦,和龙虾的进口。之前,澳大利亚90%的出口龙虾,都是出口到了中国。

澳大利亚龙虾出口商不得已只能转向到国内市场,但是这些过剩的龙虾在国内市场,可能一直才买到20澳元左右。曾经的奢侈品,现在走到了普通民众的餐桌,因此爆火,超市开始限制购买数量,比如有的超市贴出了一个人只能购买四只的告示,以免货架持续售空。

于此同时,新西兰的龙虾出口者迎来了求之不得的机遇。伯克哈特说去年中国国庆节龙虾的订单猛增,“对于新西兰的出口业者,据我估计龙虾的价格涨了30%,一只龙虾可能卖到100新元。”

“所以说我们是得利了么?是的,这对于我们而言获利颇丰。” 伯克哈特表示,这种状况可能不会持续很久,因为他对澳洲和中国能够求同存异,放下争执很乐观。因此,他不希望新西兰的业者过度依赖中国市场。“我个人觉得中国人都是非常好的生意人。他们非常忠诚友善,大部分都是家族生意。我的一些顾客都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立的关系,现在我开始和他们的儿子或者孙子辈合作了。”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这里读懂新西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