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也暴雷?湖南养老机构非法吸储爆雷,致老人绝望投江

养老院也暴雷?湖南养老机构非法吸储爆雷,致老人绝望投江

新西兰全搜索中国观察编辑Charlie综合网易新闻报道,从P2P到蛋壳公寓的爆雷,人们对各种各样的金融骗局已经见怪不怪。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求世上没有骗局,只求一辈子平稳渡过,能不被各种乱七八糟的套路找上,已经要感谢生活的温柔对待。

然而近年来,养老领域诈骗层出不穷花样翻新,不法分子以高额返利、提供养老服务、优惠销售保健产品、投资养老公寓等形式,把老年人当成“韭菜”肆意收割。据统计,2019年,涉老诈骗数量已居全国侵害老年人刑事案件之首。

最近,湖南益阳爆出一系列骗局,引起人们的强烈不满,原因不是别的,而是这些骗局的行骗对象,居然是孤寡老人。根据网友的爆料,在湖南益阳,出现了一些所谓的老年公寓,打着预订养老床位的名义进行非法集资,不少老人一辈子的积蓄被骗走,求助无门,最终导致多名老人选择轻生。

2021年1月19日下午,湖南益阳一名62岁的老人赤身跳入益阳资江后身亡。老人之死,揭开了益阳养老骗局的冰山一角。根据相关媒体调查发现,益阳当地多家养老机构以预订养老床位为由收取高额费用。

据知情者透露,死者为一名62岁男性,养老机构以预订养老床位并返利模式,募集老人资金后疑似跑路,死者疑被骗十余万元养老钱。知情者称,该案涉及2000余名老人受骗。

根据媒体报道,老人生前以勤杂工为生,积蓄被益阳纳诺(老年公寓)公司以预订养老床位的名义收取,去世前仍未能拿回。而这家纳诺公司,以签订养老服务合同的名义大量吸纳老年人资金,进行民间集资活动已有八年之久。

在2020年7月17日,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分局发布通告,《通告》显示,益阳市纳诺老年公寓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由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分局依法立案侦查,为进一步查清案件事实,最大限度减少投资人的经济损失,根据办理非法集资案件相关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将对该案投资人情况进行核查登记。通告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8月31日接受信息登记。

这家纳诺公司究竟骗了多少老人,涉及多大金额,警方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数字。但我们从其分公司里,也许能大致猜测到。根据桃江县政府官网报道,益阳市纳诺公司桃江分公司采用会员制服务模式锁定客服群,以一万元为起点,客户交纳费用成为会员就可享受养老服务优惠,会员交纳会费少则一万多则几十万元。据初步统计,该公司吸收桃江市民养老合同金1688.5万元,承诺利息达200多万元,涉及总金额1900多万元,人数929人次。

益阳纳诺老年公寓,只是湖南养老领域非法集资的一个缩影、一个片段、一个案例而已。它自2012年成立开始向老年人集资,时至今日才因“资金周转困难”而暴雷,而其他“纳诺”们,却也处在了一个定时炸弹上,只是倒计时的时间不一样罢了。

不到一个月后,益阳市的另一家养老机构,益阳市衡福海老年服务中心也传出爆雷的信息。2020年8月22日,益阳警方发布消息说,衡福海中心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被立案侦查,目前已抓获包括该中心法定代表人刘某在内的多名犯罪嫌疑人,查封冻结扣押了一批涉案财产。有关投资人需按要求,于2020年9月30日前到公安机关进行登记。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衡福海中心持有益阳高新区颁布的《养老机构许可证》。一些被衡福海中心套牢的老年人们告诉某些媒体记者,当初选择这里的原因:其宣称各种证件齐全,并与益阳市民政局签订了合作协议书,省民政厅的领导也曾来此视察过工作。业务员通过各种营销手段吸引老人,表示成为会员店可以享受床位费折扣入住,且业务员反复强调“养老投资模式是符合国家政策的”。

这些业务员提及的国家政策,出自2019年3月国务院公布的《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允许对于养老机构为弥补设施建设资金不足,可以通过预付费等形式销售。但是,衡福海中心的业务员并未把话说完整。这份文件明确了限制性条件:采取商业银行第三方存管方式确保资金管理使用安全。而在实践中, 许多分红型养老机构出现监管缺失,第三方存款资金并未落实。

  
在益阳当地,夕阳红老年公寓、胭脂湖老年公寓、阁老生态老年公寓、怡心苑老年公寓、颐和寿康老年公寓、馨逸老年公寓、恒泰养老中心、万明山老年公寓、重阳老人院、都好老年公寓、旺寿养老城、慈孝养老公寓等也相继暴雷,部分养老机构吸储达十几亿规模。根据财新网不完全统计,湖南全省涉及养老领域非公企业有327家,其中有37家企业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风险等级极高。

其实,纵观各类媒体的报道,这些养老院骗局的套路,基本都大同小异。首先是专业化团队运作,给老人“小恩小惠”,混熟以后降低老人的风险意识。有的养老机构借用保健品销售的方法,善于抓住老年人的心理:平时会搞活动送礼品,让老年人有便宜可占,先吸引人。

然后工作人员负责说服对应的老人,有的上门陪聊,还有些是一男一女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甚至让老人觉得他们比亲人还亲。等到混熟以后,这些工作人员就会上演“苦肉计”,说业绩压力大、完不成任务没工资、无法养小孩等,让老人觉得有亏欠感,不帮不行。

其次他们还会告诉老人:“钱投到养老机构没有任何风险,并且还会有收益回报”。到了要转钱的阶段,老年人毫无防范意识,加上觉得这个项目有政府背书,甚至很多老人的合同,都是由业务员代签。

这是一个很传统的模式,不管老年人生活条件如何,完全以掏空老人的钱为目标。很多老人,被养老院的环节和各种包装迷惑,就真的信了,投了了真金白银。但了解过P2P爆雷的人应该很清楚,你想要的是利息,骗子想要的是你的本金。

养老院的业务本身,根本不可能产生那么多盈利,骗子只是在不断“拆东墙补西墙”,用下家的本金付上家的利息,然后等雪球越滚越大,一次性卷款跑路。但是,因为信息网渠道有限,老年人很难识破这些骗局,再加上监管的缺失,最终让老人们血本无归。

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养老金的不足。2018年社保基金亏空7000多亿,2019年亏空突破万亿。社保基金的资金缺口主要来自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2018年养老保险基金缺口超过4500亿元,医疗保险基金缺口接近2000亿元。更令人担忧的是,社保基金缺口的趋势难以逆转。2014年社保亏空的省份只有3个,而2019年增加到了惊人的22个。

从计划生育时代开始,政府就宣传不要养儿防老了,然而养老问题总要解决。很多人年纪大了之后,由于没有儿女、失独、和子女关系不好,或者就是单纯不想麻烦子女等等原因,选择住进养老院。令养老院这个照顾“夕阳们”的行业,愣生生变成了一个朝阳行业,再加上近几年社会压力、女性职场困境等等原因,年轻人也越来越不愿意结婚生孩子了,生育率也是一降再降,即使二胎放开也没能改变这一趋势。今天老人们的问题,保不准就是以后年轻人自己的问题。

而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出现问题,在社交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却处于一种近乎隐形的状态,如果说以现在的情况都无法解决好养老问题,那么将来人们的养老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新西兰视野看中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