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振华数据的800位新西兰人名单都有谁?当事人们回应超佛系。

中国振华数据的800位新西兰人名单都有谁?当事人们回应超佛系。

新西兰全搜索独家撰稿,越南富布赖特大学(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任教的美国学者包定(Christopher Balding)取得了一个资料库,是由一家位于中国深圳的“振华数据”公司建立的资料库,收录了各地的政客、法官、军官、商人、甚至影视明星的资料。

这家数据公司利用自动化技术,在网络上搜集全球各国政界、商界等知名人士的资料,范围更覆盖他们的亲友和关系密切人士,引起外界对中国情报搜集的关注。

这个资料库称为“海外核心信息数字库”(Oversea Key Information Database),由一家称为“振华数据”的公司开发。振华数据的网站目前已被关闭。网站的介绍指这个资料库有四部份,包括人物库、机构库、资讯库和关系库。网站显示资料库存有约240万个人物的资料。

其中,网站介绍人物库包含全球“军、政、商、科技、传媒、民间组织等领域的领袖及核心人物”,并包括他们在推特、脸书、领英(LinkedIn)、Instagram和博客平台的资料,拼合成个人档案。

机构库就包含“军、政、商、科技、传媒、民间组织等领域”的核心机构,资讯库提供它们相关的新闻资讯。这个资料库还会纪录各个人物和机构之间的关系。编写这个资料库的振华数据母公司是振华电子集团,总部设于贵州省,贵州省国资委和同为国有企业的“中国电子”是最大股东。

这个振华数据库采集了近800名的新西兰人个公开资讯。其中包括新西兰总理的母亲劳拉,爸爸罗斯,以及姐姐路易斯,此外还有内阁部长,前总理约翰·基的儿子马克思,以及运动员芭芭拉·肯道都在数据库中。

约翰·基和儿子马克思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表示她不会对此事表示评论,但是必须查清此事是不是有关网络安全,或者是外部势力渗透,必须要持续保持警觉。

在数据库中列出的800多个新西兰人中,有犯了欺诈罪或者贩毒罪的罪犯,同时也有毛利领袖,商业领袖,或者是惠灵顿的政府高层。这些数据都是最新的信息,但是没有私人信息被搜集,有很多个人资料都只有名字而已,没有更加详细的信息。

振华数据宣称自己是开源的情报,主要服务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该数据公司网站上面也表示能够利用社交媒体去影响公众舆论。振华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客户包括党政军。

这起事件似乎是英国剑桥数据的升级版,剑桥数据的影响包括俄国用起服务影响美国2016大选。

新西兰空军将领也在数据中

以下是名单中当事人的回应:

“作为空军将领,出访中国很多次了,所以我对于中国解放军有我的资料一点都不稀奇。” ——凯文·肖特,新西兰空军将领

“我还是有一些担心的……我的孩子和我的政治观点并不相同,所有我的孩子名字在数据库中,而不知道为什么会进入到名单中,因此还是很担心的。” ——崔西·马丁,新西兰青少部部长,新西兰优先党成员。

“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所有我并不是数据库中唯一的新西兰人,因为所有在新西兰做生意的商人,也都是在和中国做生意。” ——鲁斯·理查德森,新莱特乳业(Synlait Milk)和中国银行新西兰的主管。

“我之前是新西兰政府数字服务和电子通讯服务部部长,所以他们如果对我感兴趣,这不奇怪……我没有感觉他们试着影响我,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克莱儿·凯伦,前内阁部长。

“我和其他的军政同事只是觉得这个数据的规模很大,但是看到中国共产党最近的做法,我一点都不好奇我的名字在上面。”——西蒙·欧康纳,国会议员表示。

“我对任何资讯泄露都很担心。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名单之中。” ——芭芭拉·昆格,国会议员表示。

“我对于这封数据的制作一点都不稀奇。我会不会觉得担心?并不会。现在的信息几乎都可以在谷歌上面找得到。” 约翰·塔米尔,毛利党的副主席。

“对于出现在名单中,我不知道是应该震惊还是受宠若惊,因为觉得我只是一个小的角色。其他我就会觉得很滑稽。我不觉得背着中国政府做过什么事,或者是我好久没去中国了。但是这太有意思了?他们知道我喜欢中餐么?”——尼可拉·杨,惠灵顿市议会议员。

“我对于政府情报部门针对各种人收集信息并不奇怪……但是任何人发现自己名字出现在这种名单中,应该都不会开心吧。” ——大卫·香克斯,首席审查员。

“我是非常惊讶的,因为我早在2007年就没有在地方政府工作了。” 伊娃·夏普,前远北区市政。

“这份数据并没有侵犯隐私保护,因此也不是法官应该评论的。” ——凯特·布莱特,政府法务部发言人。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这里读懂新西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