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人物:疫情之下,在中国居住的新西兰人

全搜索人物:疫情之下,在中国居住的新西兰人

新西兰全搜索综合消息,居住在武汉的新西兰人,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封城措施,每三天只能离开住处一次。

一位住在上海的新西兰人说,尽管上海到武汉的距离相当于旺阿雷(Whangarei)到惠灵顿的距离,但是这座国际大都市也处在了半封城的状态。

在武汉的新西兰人表示,2月14日限制加强,社区限制居民何时能够出入他们社区,他们的社区是由4-25层的楼房组成的小区。

他们只能每三天外出一次采购食材和日常用品。在小区的入口都有监测点,用来测量出入人员的体温和活动记录。

武汉现在已经封城4周了,这种状况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常态。外国人可以到当地的超市采购有限制的供应,营业时间也有限,他们可以在家工作,同时在家锻炼。

“我并不觉得这非常困难——我还有点适应了。因为你有了自己的空间,只要你喜欢在家随便走走,工作,以及娱乐,那么你就还好。”

“大家都感觉我们已经过了最坏的时间。不管是医学事实或者是现实——没人知道,但是居民们开始更加乐观起来。”

与此同时,丹尼尔·安多,28岁,四年前从奥克兰搬到了上海,说他奇怪的感觉这个超级大都市变得如此安静,在他的住处没有听到车水马龙的声音,却第一次能够听到鸟鸣声。

安多现在已经开工了,这是在上海政府规定每个在中国春节之后,离开上海,回来的人必须进行隔离14天的首次开工。

在他进入办公楼前,在多个出口处架设的监测点,为他量了体温,他必须戴口罩和出示自己的护照。

上海的酒吧,餐厅,以及商店都还是关着的,只有超市开门。

“因为在住宅区的隔离措施,非常难有机会和朋友见面,所以这些天都是很少有社交机会。”

口罩也是需要按比例预约购买。人们只有工作,采购日用户,以及遛狗的时候才会出去,安保措施也加强了,他说。

虽然安多可以自由出入自己的公寓,但是没有外来的访客可以进入。

他的一个朋友的洗衣机坏掉了,需要他帮忙洗衣服。安多需要和他在他的公寓外面的车道上面见面,然后把打包好的衣服带回家洗。

他的很多朋友都是外国人,在中国春节过后,就没有回上海了。

他的妻子贝妮塔,29岁,需要二月底返回新西兰以伴娘的身份参加朋友的婚礼,所以提前回去了,这样就可以在婚礼之前,自我隔离14天。她现在以及在奥克兰隔离11天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上海。

安多在上海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所以他需要开工了,贝妮塔是一家国际学校的语言治疗师,学校会在二月底之后才会开学。

“我们需要在一个时间点团聚,所以需要在今后的几周里,疫情能够得到控制和降低,这样她就可以回来了,我们可以在这边等待疫情的消失,”安多说。

在此时,在结束几周的离别后,克里格·金今天终于可以见到他妻子高丽以及他两岁的女儿艾丽莎了。

他怀有身孕的妻子和女儿在2月6日开始在旺阿帕劳阿(Whangaparaoa)军事基地进行隔离。金先生在等待他们团聚的日子,一直在家通过微信和他妻女进行沟通。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表示政府已经将中国大陆旅客临时旅游禁令延长到2月24日,并且说这是一项紧急预防措施,因为新西兰还没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案例。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这里读懂新西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