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全搜索🔍

新西兰第一中文生活门户网站!

全搜索深度报道:为什么中国瓶装水厂热衷远赴新西兰采水?

全搜索深度报道:为什么中国瓶装水厂热衷远赴新西兰采水?

全搜索深度报道:为什么中国瓶装水厂热衷远赴新西兰采水?

云海湾水厂的大门

新西兰全搜索综合资讯并独家调查报道。

基督城的瓶装水厂在扩建 一年开采90亿立方地下水

云海湾水厂

云海湾水厂在原厂的对面买了地,开始兴建第二个水厂。这家中资的公司计划将基督城数以十亿立方的地下水灌装到瓶中,运到中国售卖。

在厂址的周围,云海湾水厂开辟了至少8个取水点。如果他们获得了使用权,将可以再每年获取75亿立方城市的水源——是现有开采能力的五倍,用于出口。

云海湾水厂现在有两个取水点获批使用中,能够开采16亿立方的水源。如果两个水源点采水能力结合的话,将到达近90亿立方水源,将成为除市政用水外,用水最多的公司。

新采水点能否投入使用,还必须等高等法院的裁决。云海湾水厂的负责人已经确认他们购买了扩建的新厂址,并且已经向市政提出修建工厂的申请。云海湾公司拒绝向媒体回答其他问题。

市民抗议的声音持续不断 超过18万人三次上网请愿

市民在地上写下“不要把水装起来”

如果云海湾获得了新的厂址的使用权,将会开采每天高达2500万水。于此相比,基督城所有人口的总用水量,包括一切生活和商业用水,上周四也才用了1.96亿立方。也就是说如果新厂投入使用,每天用水量是其他所有用水总和的13%。

海云湾公司在去年圣诞节向市政提交了水资源开采的申请。他们想建一个两万平方米的瓶装水厂和分装中心,并且能够自己生产塑料瓶。

海云湾的负责人说第二个水厂能够给区域经济发展注入活力,在建设期和运营期都是。他们预估可以雇佣200个当地劳动力。云海湾第一个厂已经投资了6千万新元,在全产的状态下能够雇佣200个雇员。

云海湾瓶装水的事情在去年已经激起了群众的愤慨,2017年十二月,有五万多人在网上请愿。2018年三月,有超过十万人在网上请愿。

现在网上又发起了另外一拨的大规模请愿,截止发稿人,有超过三万人在网上参加请愿。这对于不到五百万人口的新西兰来说,不算是一个小数字。

3万人上网请愿

当地居民愤怒的原因一方面是担心对基督城的生态环境造成影响,另一方是瓶装水公司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赚取暴利。

因为对于新西兰政府来说,水资源并不是任何人所拥有的,所以不能被定价。因此这些公司能够以微乎其微的成本去出口新西兰的水源。

海云湾公司除了支付工厂的固定资产外,仅用为每年开采的15.7亿立方水支付2千新元,也就是约会1万人民币的费用。

这对于在国内开采水源来说简直是零成本。根据北京市的自来水标准,六环外的非居民用水是9块钱一立方。也就是使用15.7亿立方水在北京至少要花14亿人民币。

瓶装水的暴利生意 0成本每年产值43亿纽币

云海湾获得的采水许可允许其每年在当地采水16亿升,在中国售价每10升水27纽币(128元人民币),潜在收益为1200万纽币/天,相当于43亿纽币/年。

QQ截图20180316160327
官网价格

然而,与中国国情不同的是,新西兰的水资源是免费的。基督城约40万人口,按每人每天1.5升水算,每天需要60万升饮用水,而这家水厂的日开采量相当于全基督城人所需饮用水的7倍。

water-gfx-paddy-1120
瓶装水的新西兰生意

起底海云湾瓶装水公司 山东凌云海糖业集团旗下

这家取得基督城地下水采取权的公司——Cloud Ocean Water。

目前无法找到这家公司的英文网站,从新西兰公司查询网上查询到的信息是:

Cloud Ocean Water注册于2017年3月21日,注册地址在奥克兰,由两位负责人运营:Feng Liang、Zongren Ling。公司主营业务是瓶装矿泉水,还有碳酸水、纯净水和苏打水。

Zongren Ling(凌宗仁)的一个身份是山东省日照市凌云海糖业集团董事长。Cloud Ocean Water的主要股权都掌握在中资企业凌海集团(Ling Hai Group)的手上。而凌海集团(Ling Hai Group)是山东凌云海糖业集团旗下所属新西兰全资子公司。

在山东凌云海糖业集团的网站上,除了显示其主打业务糖业以外,还显示正在出售新西兰水源的矿泉水——Cloud Ocean Bay新西兰云海湾矿泉水。

“每一滴水新西兰云海湾天然矿泉水都来自新西兰丰盛湾Otakiri地区730英寸的地下含水层源。”但是,目前的公开资料并没有显示这家公司曾在新西兰北岛的丰盛湾开采过地下水。

如果真是新西兰水源的话,这个Cloud Ocean Bay新西兰云海湾矿泉水还真是卖得便宜,每瓶10人民币,换算成纽币2.1纽元。

而新西兰超市里的矿泉水,500ml基本都超过2纽元/瓶。这是题外话,继续来说这家公司。

凌海集团是一家有雄厚资金背景的公司,它曾收购了位于新西兰南岛北部Marlborough的Awatere Valley葡萄园和旅游项目土地。这起收购案,是自鹏欣收购新西兰克拉法家族农场后,新西兰最大的涉及中资的全资收购。

当然,并不是注册了水公司,就能有这么大能量获取基督城地下水开采权,而是Cloud Ocean Water在之前以900万纽元的价格,收购了一家位于基督城Belfast区的名为Kaputone Wool Scour的羊毛制品公司。而正是这家公司拥有基督城地下水开采权。

所以,Cloud Ocean Water可以不用再付费用或仅支付少量的费用,就可以在接下来的15年内,在基督城每日开采432万升,相当于一年15亿升水。

大量开采地下水 可能形成的环境压力

基督城目前40万人口,按每人每日饮用1.5升水算,每日需要60万升饮用水,而这家公司的日开采量相当于全基督城人所需饮用水的7倍。

我们再来看看上面这张图片,看上去很复杂,只需要看最后一个柱状就行了,蓝色表示基督城每年补充的地下水量,红色表示的是每年的地下水消耗量,两者是完全平衡的。

如果突然进行大规模开采,势必就破坏了这种平衡。

Cloud Ocean Water在基督城取水点位于基督城西北的Belfas区,上图中五角星位置,这个区靠近基督城北边的河流Waimakariri River。

据NIWA(National Institute of Water & Atmospheric Research 新西兰国家水与大气研究所)地下水专家介绍,基督城的地下水供给主要来源于Waimakariri River,越靠近河流,来源于河流的地下水补给越多。

基督城地下水的年龄一般为2年以上,即我们现在所喝的地下水,至少是2年前由地表水渗透形成的,因此保持了非常好的水质。

如果在Waimakariri River附近进行地下水大规模开采,就需要Waimakariri River迅速进行地下水补充,那么补充的地下水就会低于2年,水质也会相应降低。

Cloud Ocean Water的取水点靠近Waimakariri River,雨水充沛的年份有河流补充大量地下水。但要遇到干旱的年份,当年的大量开采就会影响到2年甚至若干年后的地下水量。

而实际上,基督城2017年就遭遇了1954年以来最大的干旱,直到12月11日少量降雨前,已经连续47天干旱。市政府还发出了节约用水,不要对草坪浇水的建议。

不止云海湾 农夫山泉也来发展高端矿泉水

农夫山泉通过旗下的新西兰公司 Creswell NZ 收购 Otakiri Springs 瓶装水工厂的事在去年6月已经敲定。2018年 6 月 12 日,对该厂实施扩建的申请——每年产能从 200 万升提升到 5.8 亿升,也获得了新西兰当局的批准。

早在 2017 年初,农夫山泉就提出了收购和扩建的申请。这件事在新西兰本土争议很大。反对者担心大量取水后,环境是否可持续。商业饮用水公司取水只需支付资源许可的费用,每年约 2003 新西兰元(约合 8979 元人民币),是相当低的一个价格。支持农夫山泉扩建的新西兰人认为可以征收矿区土地使用费,该项目能为当地居民带来工作和收入。

该项目敲定后,未来 4 年,Creswell NZ 将投资超过 4250 万新西兰元(折合 1.9 亿元人民币),增加两条瓶装水生产线。农夫山泉于 2016 年在新西兰注册了 Creswell NZ 这家公司。

Otakiri 泉水位于新西兰北岛瓦卡塔尼附近。官网介绍 Otakiri 矿泉水含有碳酸氢盐、二氧化硅等微量元素。300 ml 每瓶售价为 3 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 13.5 元)。

Otakiri 水在新西兰以及澳大利亚市场销售。渠道包括高端餐厅和连锁酒店如 SCENIC。农夫山泉透露目前还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不过,考虑到 Otakiri 已经有了中文版网页,以及有极大的扩建计划,可能打入中国市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农夫山泉在 2015 年初推出了自己的高端水(没有名字,就叫农夫山泉高端玻璃天然矿泉水)。一套 8 瓶(750 ml 的规格)在天猫旗舰店上售价 320 元。

该系列的包装曾获得 2015 年国际食品与饮料杰出创意奖(FAB Awards),英国 D&AD 奖(Designand Art Design),国际包装设计大奖 Pentawards 奖,以及包装设计媒体 The Dieline 的年度评奖。无论从价格还是从包装来看,农夫山泉玻璃瓶高端水瞄准的是依云、Voss 这样的高价品牌。

这款水一开始在高端超市卖得并不好,后来农夫山泉转战餐饮渠道,同时也做会议的场景:供乌镇互联网会议、 G20 等会议用水。不过,对于当时农夫山泉来说,做高端水更像是品牌形象建设的工程,意不在销量。高端水虽然毛利更高,但是却并不好卖。“水是很难做差异化的产品,”农夫山泉的董事秘书周力在 2018 FBIF 时曾这样说。

根据浙商 500 强统计, 2017 年,农夫山泉总收入为 162.5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8.3%,虽然增速放缓,但是跟娃哈哈,以及统一和康师傅的饮料部门比(二者分别增长 2.3%和 0.9%),这个业绩还算是不错了。

中国水源地的危机 国外优质水源成争相抢夺的对象

大家对于5年前农夫山泉因为水源地,湖北丹江口水源地取水口附近遍布各式生活垃圾而产生的一系列风波并不陌生。

湖北丹江口水源地取水口

但是无论是否为商业竞争对手所为,中国水质的污染是不争的事实。根据中国水利部最近发布的《地下水动态月报》里引用的数据,2103眼受测井中的地下水,有超过80%遭到工业与农业排出的地表水严重污染,使得这些井水不宜作为饮用水与生活用水。这些受测的水井散布在人口密集的平原地区。

新西兰媒体stuff.co.nz在一篇报道里指出,农夫山泉扩建将让公司可以从泉水里取得11亿升的水,当中大部分将会被出口到中国(with most of it being exported to China)。

上述报道还表示,农夫山泉愿意继续打“Otakiri”的牌子,并以“一个优质的新西兰自流水瓶装水品牌”来对其进行营销。

农夫山泉如果最终决定加入中国高端进口饮用水品牌的战团,那么它将会直接面对着诸如拥有依云的达能,拥有巴黎水的雀巢等传统老牌国际巨头,乃至即将把贝加尔湖的天然饮用水导入中国市场的中粮可口可乐。

而从农夫山泉在国内瓶装水市场过往的“战绩”来看(如下图,英敏特),“Otakiri”也非常有机会通过依托农夫山泉的强大系统,在未来的中国高端水市场分一杯羹。

瓶装饮用水走向高端化是中国市场近年的一大特点。市场调查机构英敏特的数据显示,2011-2016年,中国瓶装水零售销售量同比增长9.8%,销量年均复合增长率为8.3%,2011-2016年间的销量增速有所放缓。

“部分原因可能是整体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低端产品受到的冲击最大,因为很多公司和品牌要么只生产高端系列,要么转向主打高端产品。同时,日趋放缓的经济也导致消费量随之减少。 ”英敏特分析称。

英敏特在一份去年发布的报告中指出,绝大多数消费者(71%)认为“取自优质水源地”最能体现包括矿泉水在内的瓶装水的高端形象,“高端即优质水源”的主导看法很可能在未来继续保持重要地位。

后记

水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资源。不保护水源,不治理污染,光开采是一种非常短视的行为。虽然可以把纯净的水包装成高端矿泉水,去赚取巨额利益,但是一个社会中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去支付价格高昂的高端矿泉水,社会价值在哪,这种商业模式是否能够持续发展,以及对环境的影响,都有待我们持续观察。

1 thought on “全搜索深度报道:为什么中国瓶装水厂热衷远赴新西兰采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