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人物独家报道:奥塔哥一家人在中国的经商之道

全搜索人物独家报道:奥塔哥一家人在中国的经商之道

新西兰全搜索独家报道,当亨特·麦克格雷格四年前在中国开启自己生意的时候,还是一件很前卫的事情。

亨特在上海运营着一家鹿肉的出口和销售公司,和新西兰的鹿肉生产商山河鹿肉(Mountain River Venison)合作。当时,中国的鹿肉消费市场很小,所以必须要激起大家吃鹿肉的兴趣,以及对鹿肉产品的需求——“酒香也怕巷子深啊”。

他也发现了在中国做生意变得越来越难了。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在中国”。“事情该是这样,就这样了,”亨特说。

亨特,和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孩子本月回到了奥塔哥老家,拜访家人,享受假期。

什么机缘而开创自己的生意

亨特是在罗克斯堡长大的,他的父母有一个果园,并且开办了本格尔金牌果汁,亨特的父亲也管理着一个鹿种改良机构。亨特是在奥塔哥男子高中读书,然后在奥塔哥大学完成了市场营销专业的学位。

从2001年大学毕业之后,他就一直待在国外,除了假期之外,就没有回来老家过。

最初,他去了澳大利亚的珀斯,在西澳肉品市场合作社工作了几年。接着在韩国待了3年半,然后于2007年搬到了中国。

他形容自己在语言方面一点天赋都没有,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学习,大家才开始听得懂他将什么。但是他说自己很愿意,也很努力的花时间学中文。

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面协助新西兰政府工作之后,亨特决定他不想再教英文了,他想创业。

他开始为一些公司做资讯工作,其中包括生产羊奶的公司蓝河乳业,帮助企业的创办者凯斯·雷龙将产品进军到中国市场。

那段时间对他而言很有意思,他开始理解生意是如何在中国运行的,以及在中国市场成功需要些什么。

当和羊奶粉的分销商合作之后,一个和山河鹿肉合作的机会出现了。第一个鹿肉集装箱在四年前到达中国,也在同一个时期,他的大儿子出生了。

他主要负责销售,他有一个很小的团队在负责物流业务。

如何开拓中国市场

他的公司主要和全中国的高级酒店和饭店对接,大部分的销售是来自于上海地区。

他的生意很容易扩大,因为物流是可以被管控的。在每天观察市场,他可以调试产品的供应量来适应市场需求。

亨特对山河产品充满了热情,他希望山河品牌的业绩能够成长的很好。

他很自豪能够将产品展示给厨师。他觉得最重要的因素是质量,价格,以及稳定的供应。

他说中国消费者变得越来越有探索精神,他主要针对的消费者是那些热爱旅行,并且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人。

“我希望,通过我们的产品和优秀的大厨,能够给我们的消费者提供一个很棒的就餐经历,”他说。

虽然新西兰的农业系统并不是尽善尽美,但是还是很不错,也很透明。

今年晚些时候,亨特安排了一组在中国工作的外国厨师在假期的时候来新西兰参观鹿养殖场,新西兰的农民还是很喜欢开放给游客看的。

中国现在是亨特的家了,当他开始来中国的时候,他很怀恋新西兰的食物,但是现在他在中国几乎能够找到所有想吃的新西兰食物,除了蛋奶酥之外。“其他所有的新西兰食物,如果你想买的话,是可以找得到的。”

蛋奶酥

他说自己已经适应了两个国家的生活方式,就像是能够在两种生活中快乐的自由转换一样。

虽然在中国做生意越来越难了,但是这跟新西兰与中国的关系无关。这只是中国的市场规律。他相信这些遇到的问题和挑战和在世界上其他国家遇到的情形没有什么不同。

他只要把自己能够控制的事情做到最好就很满意了。当他最初开始创业的时候,遇到了很多拦路虎,他需要去解决,没有人告诉他该如何去做。

在中国,一切事物发展的都很快;“和新西兰人交流起来最令人沮丧的就是他们办事效率真的很慢,特别慢。到了中国这边,马上就办好了。”他说。

亨特,他喜欢和新西兰的公司合作,一起共同推广,他也觉得中国的机会很多。

“我非常喜欢自己的事业。睡觉时间是可有可无的,”他调侃说。

开拓中国市场存在的阻碍

他也提到其实在中国市场存在着一些官僚主义的困难,比如说每一批进口的货,都需要跟北京获取一个进口证照。“通常要花一个月取得,我们也通常能够拿到,但是你不应该把一切事情视为理所当然。”

船运需要25天运输时间,空运是非常昂贵的,他说,他所有销售的产品都是冷冻的。“虽然说有时候冷藏很麻烦,但是如果你解冻很好的话,产品的质量还是能够保持原本的优质的。”

对于销售进口肉品的清关时间也是他坚持选择冷冻的原因。最好的状况是,花费四周能到,但是有时会花费七周的时间从海关的仓库中放行。所有的文件都要保证无所差错。

亨特说他的客户大部分都是五星级酒店。

“我在中国不销售给独立的餐厅是因为很多厨师不知道如何烹饪鹿肉,而且这个独立餐厅市场是很复杂的。”

即使是针对酒店,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连锁酒店一般都是雇佣员工管理酒店,但是酒店的业主支付账单。问题在于,如果业主觉得食物的开销太高,他们就不会选择鹿肉,所以即使厨师和酒店经理希望把鹿肉加入到菜单中,他们也没有办法这样做。

一般而言,需要花费6到18个月的时间才能把鹿肉推向一家酒店的菜单,对于一些酒店,他还需要做一些特别的清关手续,让产品进入到建筑之内。有些酒店希望他们能够用卡车将产品运输到酒店,即使酒店所在的地方是不允许卡车通行。亨特拒绝外包产品运输,因为他不信任别的承包商能够将肉品的状态保持最好。

政府的文件是必须和每次的配送相匹配,不然就会造成很多问题。比如如果配送日期不匹配,酒店就会拒绝接收产品。

即使当货物配送到了,也任然有很长一段路到达消费者的口中,也很难保证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就餐经历,即使是肉品的质量已经控制到了最顶级。主厨通常说英语,但是厨房的其他员工都不会英语,大部分的中方厨师都没有料理过鹿肉。他们通常都不知道如何去烹饪鹿肉,亨特说。

“我很希望他们能够正确的解冻鹿肉,然后用正确的烹饪方法。”

餐厅的前台和服务人员是另外的挑战,因为他们是将鹿肉推销给食客的人。

酒店和超市是唯一的地方他能够提供支付条件的。“其他的事情都是现金支付。”

鹿肉的中国市场需求

尽管面临着很多难题,亨特说他现在开始将鹿肉销售到全国15个城市,他的鹿肉生意开始慢慢的成长到一个小的基础。

当问到新西兰鹿肉在中国的需求时,他说:“需求为零。没有中国消费者说他们想要吃新西兰的鹿肉。”

但是,他们想要的是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高质量的肉品,然后安全可靠的食品安全来源。

“所以,我们有着正确的产品,但是没有需求。”

有很多有钱人花1000美元品尝战斧牛肉,但是鹿肉的价格通常是要比高级和牛的价格低,他说。

亨特的想法不是要去和牛肉竞争,或者要将鹿肉卖到肉店去,但是卖肉馅,新鲜的鹿肉馅,这反而能够和牛肉相互补充。

“而且也不用担心大家不知道该如何去烹饪!”

他销售鹿肉馅的策略被证明是正确的,而且鹿排大餐也非常畅销。“中国消费者喜欢吃连骨的肉。即使是在40度高温的热天,我们也能够卖很多鹿排骨大餐。”

在冬天的时候,慢炖鹿火腿肉则非常畅销。

关于社交媒体

亨特全部的市场营销都花费在了社交媒体上面。“我都不需要一个网站。”

微信是他最主要的社交平台。

“每个人都有微信号。这和脸书,推特和其他的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一样,但是更好。”

他能够在任何时刻去发送营销信息,通过他的社交平台网络中,发给自己的受众消费群体。而且这个比传统的营销手段更加有效和便宜。

他建议鹿场牧民通过社交媒体和他联系,“我很希望分享他们在牧场所做的事情,给中国的厨师和消费者。他们很关心自己的食物是如何饲养的,是从哪里来的。”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这里读懂新西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