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不知醉人自醉:信阳毛尖也来蹭茅台热度,茅台工程师入围院士候选人

酒不知醉人自醉:信阳毛尖也来蹭茅台热度,茅台工程师入围院士候选人

新西兰中新青年参考编辑Nick综合消息报道,最近资本市场又传出奇葩新闻。港股一只仙股“信阳毛尖”打算把中英文名都改了。信阳毛尖在公告中称:“更改公司名称将更能反映集团业务发展的现况及其未来发展方向。

董事会相信,新名称能为本公司确立更合适的企业形象及身份,将有利于本公司的业务发展,并符合本公司及股东的整体最佳利益。”此外,“更改公司名称本身将不会影响公司股东的任何权利,或公司日常业务营运及财务状况。”

消息一出,立马蹿上热搜。投机性的改名行为其实在资本市场并不少见,但这么直接了当的改名,连外行都能一眼看出,这就是为了蹭如日中天的茅台的热度。乍一看,信阳毛尖集团这个上市公司名称,很多人肯定以为它是大名鼎鼎的绿茶之王“信阳毛尖”的生产商,但信阳毛尖集团其实是做化工起家,其前身是“东君化工”。

2002年12月12日,该公司更名为“大庆石化”,2007年8月公司又改名“中国天化工”,到了2018年11月,公司更名为“信阳毛尖”。

所以,港股的这个信阳毛尖,跟毛尖茶有多大关系呢?2018年以来,这家港股上市公司收购了一个“信阳毛尖国际控股公司”,据说主要业务是信阳毛尖茶叶在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的销售,也就是说该公司确实和茶业业务有那么一点关系。

尽管名称变了,但信阳毛尖的主营仍属于基础化工行业,根据财报显示,它的主要业务一共有两个:一个是热能电力,2020年度实现收入1.77亿港元;另一个是煤相关化工产品业务,实现收入1700万港元。

事实上,变更企业名称,炒作、蹭热度、刷存在感的事情,在资本市场并不少见。以A股为例,自2014年以来,沪深两市股票名称发生变更的上市公司数量高达百余只。这当中,有些更名的确是主营业务变化、或重组成功、大股东易主,这类更名属于正常。

不过,有些改名则是投机性的,或是为了让人忘记自己的前身,洗脱之前不好的名声;或是在主业没有明显变化的情况下,蹭市场热点,以望以此带动股价上升。

这类更名,主要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新业务未实际开展或占比较小而变更证券简称;二是变更后的证券简称未反映公司主营业务等情况;三是变更后的证券简称过于概括,用字、用词过大,例如有的公司主动向“中字头”靠拢;四是变更后的证券简称与现有其他公司证券简称过度相似。

2015年,P2P在国内风靡一时,多伦实业更名为“匹凸匹”后连续多天涨停,但其实他们并无该业务;还有以制造烟花著名的熊猫烟花,更名为熊猫金控,瞬间变为炙手可热的互联网金融概念股;又如著名的神州高铁,最初叫亿安科技,后来改名宝利来,在收购了北京新联铁后,主业虽然不再是酒店旅游业,但也只是轨道交通安全运维行业,却叫了个大气的名字。

这次“信阳毛尖集团”改名,也属于这个套路。“信阳毛尖”的全资子公司牡丹江龙晋酒业收购了北京耀莱龙微酒业,而这家公司的业务伙伴上海高诚,根据信阳毛尖的表述,上海高诚已推出贵州茅台、五粮液等著名酒类品牌的推广,所以改名中就带有“茅台”二字。

这些做法外界看似有点无厘头,但相关公司的更名行为,却往往能带来实际利益。相关数据显示,上市公司发布更名公告后,持股30天平均涨幅达10.07%,持股20天上涨概率达68.57%。

截止2月16日的最新收盘价,信阳毛尖集团的股价仅有0.435港元一股,市值只有6亿,是个不折不扣的仙股。但消息出来后,截至17日港股收盘,信阳毛尖集团已大涨14.94%,报每股0.5港元。

玩资本运作,能绕到茅台上去,也算是深谙人性、洞察“国民性”了。所以,故事讲不下去的上市公司们,不妨拜一拜茅台这“神一般的存在”,简单粗暴的傍一下,蹭一蹭茅台的热度,就能获得如此的收益。

当然,茅台带出的奇葩事,还不止于此。2月16日,一则“茅台集团总工程师入围两院院士候选人”的消息在网络传开。

据悉,中国科学院与中国工程院正式启动2021年院士增选工作。茅台集团总工程师首席质量官王莉由贵州省科协推荐入围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名单。

两院院士是国内科技工作者的最高荣誉,能够当选为两院院士的人,一般来说,是对他们科技工作成果的高度认可。在两院院士中,我们看到了无数为了我国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卓越贡献的人,譬如大家耳熟能详的钱学森、华罗庚、袁隆平等。

作为贵州最大的企业,也是中国A股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茅台酒厂的总工程师王莉这次被贵州科协提名为202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如果最后当选,那她就成为了我国第一个“白酒院士”。

而对于这名隆重登场的“白酒院士”,网友们可谓极尽调侃:“酱香科技,饮领全球”,酱香型科技本来只是人们的玩笑话,如今,魔幻居然走进了现实。

一个酿酒企业的工程师,居然成了院士候选人。我们来看这位“白酒院士”的履历,1972年出生, 1994年毕业于西北轻工业学院食品专业,毕业后就进入了茅台酒厂工作。

现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首席质量官。先后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白酒评委,国家酿造高级评酒师等荣誉称号。

从她的简历及履历中,没有看出来任何在科学领域的贡献,也并未有什么有价值的新发明或者发现。酿酒技术是中国自古就有,茅台的工艺也是传承下来的。

当然,随着时代的进步,酿酒行业也有技术的革新,但更多是对前人经验的总结和提升,利用现代技术实现更标准化、稳定化的生产。

换言之,这些东西没有从0到1的创新,也算不上什么高科技。所以,掌握再先进的酿酒技术,离院士的标准恐怕还有十万八千里。

有人也许会说,现在只是入围,最终未必能选上。但回顾历史,茅台总工程师想摘取院士的桂冠,绝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因为,类似的事情早有先例,2011年时任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的谢剑平,当选了中国工程院院士。

在当时,国际上已经普遍认为卷烟减害不可能实现,更重要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已经把“低焦油”等视为烟草营销的虚假、误导、欺骗手段。然而,谢剑平仍旧凭借着有中国特色的“卷烟减害将焦法”当选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而在谢剑平当选一年之后,与之而来的巨大争议并没有减退。

《新京报》在2013年年初报道,近百位院士、专家达成共识:谢剑平作为烟草业的研究人员,其所谓“降焦减害”研究成果为烟草业利益服务,刻意隐瞒低焦卷烟对公众的健康危害,其所言所行,违背了科学伦理和科学道德,强烈呼吁中国工程院尽快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

那最后撤销了吗?其实,关键问题就在于谢剑平已经当选院士,而按照中国工程院的章程规定,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中国工程院才能撤销某个人的院士称号,一是当院士的个人行为涉及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利益或涉及丧失科学道德,背离了院士标准时;二是院士本人自己提出辞去院士称号。

关于谢剑平是否涉及丧失科学道德、背离院士标准,中国工程院一直难有定论。所以至此,谢剑平依旧享有着院士的称号。

中国烟草是国内的纳税大户,烟草税收对于政府来说至关重要,也就是说,谢剑平当选院士,其背后代表的不是科学标准,而是一个利益标准。

2019年,茅台等举行过一次内部论坛,一下邀请了16位中国工程院院士组团参与,可见茅台的巨大影响力。三万亿市值的茅台,无论财力和各种资源,都是难以估量的。

同是院士,各自的声誉却大不相同,作为中国学术界最高的荣誉性称号,遭遇利益的侵蚀,荣誉早已丧失标准,进而贬值。酱香型科技,推选出来的酱香型人才,这让人觉得,倘若国内哪天真出了个“辣酱院士”也根本不足为奇。

收听广播音频: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这里读懂新西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