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土在流血,带你探访广东超级污染区

中国国土在流血,带你探访广东超级污染区

新西兰全搜索中国观察编辑Charlie独家报道,“金山银山不如绿色青山”,中国政府在近几年加大了对于环境污染的监管和惩治力度,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听到是不是传出“环保部们是无牙的老虎”这句话,很多环保部门官员在治理环境问题上面依然存在着实施不下去的现象。

广东省大宝山矿新山片区,横跨韶关市曲江区与翁源县,三十余年的无序采矿,给这里留下了难以承受的生态破坏恶果。长达8年的艰难修复,高达10多亿元的治理费用,昔日满目苍夷的大地伤疤,表明终于逐渐“愈合”,但是治理土壤和水质环境等肌理的问题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大宝山,山如其名,是广东省北部一座大型资源型矿山,褐铁、铜、硫等资源丰富。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周边长达三十余年的无序开采,导致地质破坏、水土流失严重。与大宝山矿一尺之隔的新山片区,情况更加严重,民间非法滥采遗留下的尾矿渣,以及选矿废水经横石水河汇入北江,给下游清远、佛山、广州等地数千万人的饮水安全带来隐患。

早在2008年,羊城晚报就以《广东大宝山矿区废水污染40年致沿河400人患癌》报道过该矿区对于周围人民群众健康的影响。

报道中指出大宝山矿区废水流入横石河,让沿河的上万农民受害,而这里还远不是它的终点。横石河汇入滃江,滃江汇入北江,北江汇入珠江。源头镉超标16倍的矿区毒水,虽然被不断稀释,却犹如悬在珠三角上亿人口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一天不彻底治理,就随时可能遗祸众生。而这些水,已经绵绵不绝流淌了近40年。

“只要知道来自上坝村,菜没人买,米没人要,工没人招。”在广东翁源上坝村,治保主任何寿明告诉记者。泡了40多年的矿区毒水,从1987年至今,全村已经有超过400人死于癌症,不少人有结石病、皮肤病。

在大宝山矿区门口,记者采访了等车的村民,她们说:“下雨时,顺着山往下,整条河都是红的,我们都叫横石河‘红河’。”

由于土壤重金属严重超标,种出来的稻米、蔬菜也有毒,拿到集市上根本无人敢买;毒水还侵蚀入周边地下水,目前上坝村民连家门口的水井水都尽量不喝。

“在日本名古屋大学教授樱井次郎的帮助下,本来我们已经联系上日本领事馆,可以借助他们无偿援助的‘利民工程计划’,争取到60万元资金,为3公里水渠加上顶盖,让村民喝上清澈的水库水,但是当地有关人士说‘我们的事不用外人插手’,愣是不签上报证明,项目至今没法申报。” 在上坝村进行土壤污染控制与修复试验的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周建民博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大宝山周边区域环境污染问题,引起中国中央、广东省层面的重视。2013年,广东省政府要求对大宝山矿区周边环境问题进行综合整治。原先就参与开采的省属国有企业——广东省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扛起这一责任。解铃系铃能付在环境治理上面能够走得通,还需要持续观察。

延伸阅读:人民网文章 8年花了10多亿,广东这处矿山治理陷入两难

今天我们用中国国内自媒体航拍的作品来看一下,环境被破坏之后的景象,以及治理有多难。

*视频版权归自媒体频道远方的故事石头所有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新西兰视野看中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