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防疫转运大巴发生侧翻事故,造成27死20伤

贵阳防疫转运大巴发生侧翻事故,造成27死20伤

新西兰全搜索中国新闻直播间,据新京报报道,9月18日凌晨,中国贵州省一辆转运隔离人员的大巴在高速公路发生侧翻事故。根据事发地点三都县警方通报,事故发生路段为贵州省黔南州三荔高速(贵阳往荔波方向),车上载有47人,已造成27人死亡,20人受伤。事发前一天,贵阳市宣布“决战决胜社会面清零”,并开始向市外大规模转运密接人员。

根据《贵州日报》消息,事故车辆为贵阳市涉疫人员隔离转运车辆。根据财新网报道,三都县应急管理局人士确认,事故车辆所乘人员为贵阳至荔波的疫情转运人员,途径三都县。地图程序显示,贵阳至荔波约270公里,车程至少4小时。

一份网络流传的微信群通报也显示:“经向公安部,应急管理部贵州省交通运输厅等了解核实,9月18日2时40分许,在S73三荔高速黔南州三都水族自治县段K31处荔波方向,一辆转运新冠肺炎防疫隔离人员的大巴车(黔运集团所属营运车辆,车牌号为贵A75868,核载49人,实载47人,从贵阳市云岩区开往黔南州荔波县)侧翻冲出高速后,坠下边坡(边坡高度7-8米)。”

另外根据在网络流传的一张照片,一辆车牌为号码贵A75868的巴士深夜在公路上驾驶,车内包括司机在内多人穿着白色防护服。另一张照片显示,贵A75868巴士车体严重变形,被弃置在一个停车场。一名广东省的疫情防控人员表示,穿着白色防护服工作的时候“不透气”、“很要命”,有时难以看清外面的情况。

贵州省贵阳市8月31日报告本轮首例新冠感染者,之后每日确诊数字上升至三位数,至今已有多区陷入“静默”和“临时静态管理”,即封城状态。9月17日,贵州省新增确诊2例、无症状感染者38例。

根据官方消息,静态管理期间,公共交通只用于保障城市基本运营和防疫任务,出租车和私家车不可上路,贵州省交通运输厅也在9月12日宣布临时管制了108个收费站。贵阳疫情防控指挥部隔离转运组副组长指出,全市有34个负压车用于转运阳性病例,20个旅游大巴车、40名驾驶员负责对密接人员的转运,市交委常态准备20个旅游大巴车40名驾驶员,并储备200辆旅游大巴车可随时调度使用。

在贵阳附近的高速,有规定凌晨2点到5点,任何载客的大巴都不能在高速上面行驶,而且长途客运还要实行换车换人,落地休息制度,白天连续驾驶不得超过4个小时,晚上不得超过2个小时,停车休息时间不少于20分钟。

9月16日印发的《贵阳市疫情防控十大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指出,专项行动的工作目标为“确保2022年9月19日全市社会面清零”。根据中国新闻网报道,9月17日贵阳市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表示,贵阳已进入“决战决胜社会面清零”阶段,并称贵阳还统筹贵州省、贵阳市资源,扩充隔离点,确保密接人员、重点风险人群第一时间落实集中隔离管理。

贵阳市政府官方公众号“贵阳发布”9月17日发文,称因为为隔离的人员数量大,范围广,贵阳市已啓用的酒店难以完全接收,需要运送至兄弟市州进行规范化的隔离管理。并介绍了对阳性病例和密接人员的“大规模异地转运”方案,指出已经向贵阳市外转运7396人,正在转运2900人。贵阳市内可用隔离的房间有22696间,贵州省内其他城市可用于隔离的房间有18500间。

家住贵阳云岩区城中村地带的一名高校学生说,为了达到19日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当地隔离政策严格,只要所在片区(街道或者村)有感染,整个片区都会被拉走。他表示,很多被拉走的人并非阳性,也不是密接,只是在家隔离的无感染居民。他说,自己的外婆居住在云岩区半边街小井组,因为有一人自测阳性,所有人在9月16日被通知隔离。

“社会面清零”是2022年后发生疫情城市常用的控制手段,指的是将大量市民转移到隔离点,确保之后新增确诊病例都是在隔离管控场所发现的,虽然没有“清零”,但在“社会面”(隔离点以外的地方)却已经清零了。在2022年初西安封城期间,就通过大规模转运、隔离市民而快速实现“社会面清零”。

根据《贵州日报》傍晚消息,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省长李炳军第一时间作出部署,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挽救生命。

事故发生后,省州县三级有关部门迅速成立交通事故现场指挥部,组建现场救援、医疗救治、事故调查、善后处置等工作组,紧急开展救援处置工作。目前,现场救援工作已基本完成,伤者救治及遇难人员善后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编后记:贵州有一句话是:“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 可见当地的地形和天气状况对于交通是有很大风险的。特别是在凌晨驾驶和身穿防护服对于驾驶员的体力和视野都是非常大的考验。也希望当地相关部门能够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来进行疫情防控。

※新西兰全搜索©️版权所有

敬请关注新西兰全搜索New Zealand Review 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公众号。从这里读懂世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